南方网 > 佛山新闻 > 正文

持证上岗:佛山新型职业农民养成记


春回大地,在佛山市三水区白坭镇康喜莱蔬菜专业合作社(下称“康喜莱合作社”)的温室大棚里,菜心、大白菜等蔬菜郁郁葱葱,长势喜人。

康喜莱合作社理事吴朝江说,得益于设施栽培,10亩设施栽培每天可生产出800-1000斤优质健康蔬菜,去年每亩地的年产值高达8万元。而在他加入前,这个数字只有1万元。

吴朝江是一位获得佛山农业部门发证认定的新型职业农民。新型职业农民与传统的农民有何不同?他们为佛山农业带来了哪些变化?近日,南方日报记者与多位新型职业农民对话,解密他们的故事。

佛山市三水区南嘉洲农业生产基地。

佛山近三年有6000人成为“新”农民

和一些人传统印象里“脸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形象不符,吴朝江于2013年毕业于华南农业大学园艺专业。

虽然吴朝江是海南人,但是因为看好三水农业的发展前景,他一毕业就扎根三水,开启了农民生涯。

毕业后次年,吴朝江被评为佛山市新型职业农民。

新型职业农民是一个诞生不到10年的名词。2012年的中共中央1号文件指出,“大力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同年,农业部农业厅在《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工作方案》中给出了明确定义:新型职业农民是“具有较高素质,主要从事农业生产经营,有一定生产经营规模,并以此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从业者”。

此后,佛山开展了相关工作,每年进行大量培训工作,并认定一批职业农民。在佛山认定的培训基地里,老师们为农民们讲解与农业生产、经营有关的各类知识。

不同的课程,针对不同领域的农民,从“冬瓜栽培技术和储存管理”到“鳜鱼病害防治措施”一应俱全。不少授课人是来自各类农业高校院所、研究机构的专家。

2016年,佛山专门出台了《关于加快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工作的实施意见》。由此,佛山也成为全省首个出台相关实施意见和认定管理办法的地级市,并正式用新型职业农民代替职业农民的称号。

据佛山市农业农村局科教信息科科长刘建立介绍,从2016年至2019年底,佛山共认定新型职业农民培训基地38家,认定新型职业农民6000多人。

其中,三水舜丰职业培训学校去年获评为全国新型职业农民培育示范基地,成为佛山首家“国字号”职业农民培训学校,在全省仅有6家。

康喜莱现代农业产业园。

田间水塘是他们的创业阵地

“选择三水、选择农业是检验大学四年专业所学习的知识与现实农业发展的理想与现实的差距,实现自身发展价值的选择。”吴朝江说。

现在,在很多人眼里,吴朝江更像一个农业领域的创业者。只不过跟同龄人相比,很多创业者的阵地在电商、在工厂,而吴朝江在农田。

像吴朝江一样,在佛山,大学毕业,持证“种田”、创业的新型职业农民越来越多。根据佛山第三次全国农业普查结果,2016年,佛山从事农业生产经营管理活动人员数量较10年前大幅下降,但农业生产经营人员文化素质却有所提高。2016年,佛山高中或中专文化程度的农业生产经营人员占比为12.0%,比2006提高5.9%;大专及以上的为1.9%,提高1.6%。

“我们做农业的目的就是带动农民增收致富。”2016年大学毕业的林俊,在校期间通过广东省大中专学生志愿者暑期‘三下乡’社会实践活动对水产行业进行了深入调研。

“在调研中,我发现从事农业的人口老龄化比较严重,农业也需要转型升级,这让我看到了缺口和机会。”林俊说。

由于父辈从事水产行业,也让林俊对这个行当有兴趣。近年来,佛山农业生产总值不断提高。其中,水产品总产量不断增加。自2008年以来的十年间,水产品的产量增长了近26%。

经过深入调研,林俊选择水产作为人生中第一份工作。目前,他已经是佛山三水顺华源水产有限公司的总经理。2017年,他被评为佛山市十佳新型职业农民。

新型职业农民马炎华也是一个创业者。2010年,马炎华在佛山市三水区创建了南嘉洲农业有限公司,致力于生产优质、安全的农产品。“我进入过工业、矿业、餐饮业,最终意识到,我真正想做的是为大家提供更好的农产品。”马炎华。

由于缺乏农业生产经验,马炎华刚开始也经历了不少挫折。“公司刚成立的时候,我们有过一段时间的盲目扩张,最多将生产基地扩到3000亩,想着以量取胜。”马炎华说。

技术创新为区域农业赋能

与老一辈相比,新型职业农民对技术的敏感性更强,受益程度往往更大。

为了将传统农业与自己所学的设施农业进行有效结合,缓解天气对农业发展的约束,吴朝江在康喜莱合作社大力推行设施无土栽培,对设施农业的产业结构进行改革。

得益于此,合作社每10亩地的设施栽培每天可生产800-1000斤的优质健康蔬菜,每亩地的年产值由原来的近1万元提升到8万元,土地效益大幅提升。

“因前期的市场反应效果很好,我们会继续扩大设施栽培的规模,将设施栽培作为合作社下一阶段的发展方向。”吴朝江说。

与吴朝江一样,带着新想法进入公司后的林俊不断进行创新。在2016年顺华源的股东大会上,他率先提出现代化工厂养殖的设计理念并实施试验,并于2017年与广东仙泉湖构建公司+基地+农户一体化的全新健康养殖模式。

目前,顺华源的基地水产养殖面积达1000亩,种苗年量产100多亿万尾,年产值9000多万元。

不是所有人都一帆风顺,正如技术不能解决所有问题。马炎华就在创业过程中吃过很多苦,但他仍然不断探索新的商业模式。

“这10年来我们汗水泡过、台风打过。不是有那么一句话吗?年年难过,年年过。”马炎华说。在经过一段时间的摸索之后,他形成了自己的方法论,“量产不是目的,以质量征服市场才是获胜之法。”

如今,马炎华拥有不止一家公司。2015年,马炎华成立佛山市有田友地农业科技有限公司(下称“有田友地”)。这是一家提供农业互联网+ 解决方案的创新型电子商务科技企业,2017年,该公司被评为佛山市优秀电子商务示范企业,马炎华也被评为“广东省百佳新型职业农民”称号。

马炎华、林俊等人奋斗的三水,是佛山市的农业主阵地之一。2019年,三水农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达30536.9元,增长11.8%,创历史新高。这个数据反映了当地农业乐观的发展趋势,让很多在三水工作的农民感到振奋。

康喜莱合作社的蔬菜种植温室大棚。

以新带新培育职业人才

吴朝江等人的实践证明,人才、技术是一个地区农业高质量发展的关键。

“当前佛山的农民很多是散户,他们的农事操作方法单纯来源于经验。而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训内容包括现代农业技术及操作方式、管理方法等丰富的农业知识体系。”马炎华说。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就是在提升农业人才的供给,意义重大。在政府发力的同时,有能力的新型职业农民自身也在行动,用他们的方式,让更多人对农业感兴趣,形成“以新带新”的模式。

吴朝江就是其中之一。2017年,在吴朝江的积极争取下,康喜莱合作社与中国农业大学、广东省农科院蔬菜研究所以及佛山市农业科学研究所共建的技术研究示范基地“科技小院”正式成立,这成为广东首个蔬菜类“科技小院”。

“科技小院”依托康喜莱合作社的资源,通过“专家+农业技术人员+科技示范户+辐射带动户”的新模式,农业研究生培养与科研的地点从高校院所搬到了农村,实现了专家和农民、科技和生产的零距离对接。

吴朝江说,科技小院一方面作为高校提倡的双向人才培养模式,为学习农业专业的高校学子提供一线的工作、学习培养环境;另一方面,为企业的人才引进构建的可持续的运行渠道。

他希望,通过各方面的努力,引导更多人加入这个行业,让他们真正把农民视为一种职业,而不再是一种身份。

与此同时,新型职业农民并没有忽视传统农民的宝贵经验。“我们会经常请教老一辈的行家。他们有很多优点、特质,都是从田间地头走出来的切身经验。”林俊说。

在马炎华看来,随着新型职业农民数量的不断增加,佛山的农民培训体系会趋于完善。未来,佛山将有更多人将农业作为固定职业、乃至终身职业,成为真正的农业产业的继承人。

【南方日报记者】王蓓蓓

受访者供图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