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 湛江新闻 > 正文

玉湛高速测量班守望人:感觉自己像许三多,扛起一个班


傍晚时分,毕鹏举结束了一天的测量任务,扛起仪器搭上了返回驻地的车。刚一坐下,眼皮就开始打架,短短十几分钟的车程,对他来说,已是一天中难得的休憩。

毕鹏举是广东玉湛四-1工区的一名测量员。春节期间,突发的疫情把同事们都困在了家里,在项目值守的他成了测量班“唯一的希望”,现场复工之后,整个测量班的工作就全压在了他一个人的肩上。“当时的第一感觉是很懵,有些不知所措,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应付过来。”他如此回忆道。

毕鹏举在进行测量工作。

毕鹏举在进行测量工作。

工程测量是一项系统性的工作,涉及到很多的测量项目,每个项目又都有复杂的操作流程,对测量员的精力、体力有很高的要求。以往的时候,测量班各有分工,每人分别负责不同的测量项目,如今只剩了毕鹏举一个人,水稳、路基挖填、搭板、桥梁等等,所有的项目都落在了他一个人的身上,压力可想而知。除了现场的辛苦,每天晚上回到驻地还要整理数据资料,制定第二天的测量计划,等到忙完一天的工作,早已是深夜。“没想到硬是被疫情逼成了‘全能战士’!”毕鹏举开玩笑的说。

其实,对毕鹏举来说,最难熬的不是工作上的辛苦,而是每次走在工作路段上的那种孤独。以前沿线施工的工人总能看到测量班几个人一路有说有笑,现在却只能看到毕鹏举一个人扛着仪器,在各个点位之间默默穿行。“忙起来还好,一旦闲下来多少会觉得有些孤单,有时候觉得挺难熬的。”每天早上,他清点好所有的仪器、图纸,然后跟司机师傅会合,到现场一扎就是一天。在现场,也难得有跟其他同事聊天的机会,他就把手机音量调到最大,一个人听听歌,而空旷的工地却因此显得愈发寂静。傍晚回到驻地,把器材资料都整理归位,简单吃口饭,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毕鹏举在进行测量工作。

毕鹏举在进行测量工作。

测量班有一个自己的微信群,那段时间,毕鹏举特别关注群里的动态。“以前没感觉有什么,现在总想看看谁又说了什么话,发了什么表情。”线上的欢声笑语多少弥补了现实中一个人的“冷清”。测量班的同事们也很关心他,“老毕,巡线的时候注意安全,扛着仪器上下坡的时候千万小心!”“老毕,你再坚持几天,我们马上就回去了。”“平常大家都是‘互相嫌弃’,突然受到这样的关心还真是有些不适应!”毕鹏举笑道。

在电视剧《士兵突击》里,有一段讲的是许三多在七连改编后一个人守营房的故事。毕鹏举说:“那段时间我就感觉自己也像许三多一样,他守着一个连,我守着一个班,我们都是在守着自己的集体,虽然可能会有些孤单,不过很值!”项目领导这样评价他:“这段时间小毕就是测量员里的许三多,他一个人扛起了一个班!”

随着疫情局面逐渐好转,工区的员工陆续返岗,测量班的同事们也都相继回来了。那天晚上,大家在微信上聊天的时候,毕鹏举得知第一波同事第二天就要回来,心里有一股如释重负的感觉。“对不住啊老兄,明天我还要去现场,没法去接你了!”“老毕,等我们回来了,咱们一起干!”

全媒体记者/刘稳

通讯员/禹丁楠  周生杰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