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方网 > 汕头新闻 > 正文

移动5G建设攻坚党员突击队的高光时刻,就是让汕头插上5G翅膀


5月17日世界电信日前夕,汕头移动攻下又一个“百站增量”——在5G基站建设上,仅用13天,就完成从700个站到800个站的跃升,比预期提前了4天。

这些蹭蹭上涨的数字,离不开汕头移动5G建设攻坚党员突击队的默默付出。在国家“新基建”战略大局里,在汕头作为中国移动集团确定为56个5G重点建设城市之一的背景下,这支突击队在党建引领下,克服疫情影响和重重困难,有节奏、有章法地推进汕头5G基站建设。

正是因为有这样的一份韧性和担当,他们经受住了考验,一步一步将“不可能的任务”变成现实,交出了漂亮的答卷。如今,他们正以“加速度”,让汕头5G建设布局迈向“高质量”。

他们日夜兼程,为的正是让更多人步入5G新时代。而当城市因为5G有了腾飞翅膀,当市民生活因为5G而更美好,这群汕头5G建设者,也将迎来他们的高光时刻。

千余站点建设时间仅有半年多

时间回到2019年11月。彼时,汕头移动接到建设任务:在2020年6月底前,完成700个5G基站建设。

对于汕头移动人来说,这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一个基站建设,要历经选址、规划、设计、传输、建设等各个环节,期间有可能受业主、天气、现场因素等各方面影响。在过去,全年的基站建设量最多也就是300来个。而从去年3月开通首个基站以来,截至2019年11月15日,汕头移动建设基站数仅有4个。

汕头移动5G建设攻坚党员突击队不惧困难,持续推进基站建设。受访者供图

汕头移动5G建设攻坚党员突击队不惧困难,持续推进基站建设。受访者供图

5G建设攻坚党员突击队,就是在这一背景下成立。据队长余凯介绍,今年初,公司在内部调整时将属地分散模式优化为集中管控模式时,也同步对突击队进行整合,通过主动报名和抽调人员的形式,组成了这支20多人的团队。

当突击队组建完毕,一个更艰难的任务摆在他们面前:在工期未延长的情况下,建站任务数加码到1253个。也就是说,千余站点的建设时间,仅有半年多。

面对诸多“不可能”,汕头移动5G建设者选择用“实干”答题,并很快进入“加速度”模式。他们深知,这是任务,更是使命——正如汕头移动工程建设中心负责人林彬所说,网络是第一生产力,做好基站建设这个“1”,才有后面的“0”。有了最初的“1”和叠加的“0”,因为5G而更美好的生活才可能到来,智慧城市也才能得到更多赋能。

“哪里有需要,我就去哪里”

在这支突击队中,有经验丰富的“老资格”,也有工作才两三年的“小鲜肉”。但当任务摆在他们面前的时候,他们拥有了同一个名字:拼命三郎。

“哪里有需求,我就去哪里。”采访负责澄海、南澳片区5G基站建设协调的陈越群时,这句话他就说了两次,正对应了他的两次主动请缨——一次是赴基层开展一线攻坚,另一次就是加入突击队。

陈越群曾跑遍澄海、南澳的大街小巷,挨家挨户开展物业攻坚。原来在IT一线工作的他,在这期间通过自学考取通信工程师资质,成为真正的工程人。除了协调站点开通之外,他还发挥专长为团队提供软件支撑,助力团队运转提速。

5G项目小组长朱国锴同样是一颗“螺丝钉”——在内部调整还未开展前,他已主动提前上岗,担当起从设备到安装之间的总体协调工作。

汕头移动基站建设进入“加速度”。受访者供图

汕头移动基站建设进入“加速度”。受访者供图

对他来说,应对变化就是最大的不变——一旦碰到“有选址没设备”或“有设备没选址”的情况,他都必须快速反应、妥善处理。就在4月份,因一批设备的匹配度存在问题,他足足花了两三天时间对接协调,出色解决所有难题。他说,自己就是个“接口”,要“接得住”,也要“接得好”。

“对于专业知识的掌握、较强沟通能力表现,出乎意料地超出了一个入职一年职场新人水平”,这是工程建设中心同事对“小鲜肉”李其的评价。统筹两潮5G建设,兼顾5G备物料、配套建设管理的工作繁杂琐碎,但李其却应对自如。

原来,心里有数缘于“脚下有泥”——经历过潮南水灾的他,曾实地摸查潮南地区超过八成的基站站点。也正因此,每次出现问题,他都可以做到马上反应、作出调整。在他的努力下,潮南地区物业协调率达100%。谈起这些,这位朴实的年轻人说:“干通信就是我的梦想,让任何人、任何物在任何地方能以任何方式实现通信,就是我的使命。”

为不影响用户上网自愿深夜工作

“五一”期间,汕头移动成为全省除广州、深圳、东莞、佛山外第一个打出5G SA独立组网首呼的城市,而这“第一呼”,就是由负责5G核心网建设的赵芝卫打出的。

赵芝卫的工作听着高大上,实际上却是如履薄冰——不仅要与团队从无到有搭建一张全新的5G核心网,还要维护好与其他网络之间的互联。从方案到执行再到排查,都不能出纰漏,一旦出现故障,影响的有可能是百万级的用户。

如此一来,精细、准确就成了赵芝卫工作的关键词。每一次验证和测试,都要耗费极大的时间和精力,例如用户一个浏览的动作,背后就是几百条乃至几千条的排查量,同时还不能影响到用户使用,用他的话来说,就像在“修一架正在飞的飞机”。而一周五天连续“白加黑”地工作,对他来说是常事。

但赵芝卫无怨无悔。他说,当工作成果呈现出来时,就像是把自己的孩子抚养长大;他说,只要还有一个用户,他就“停不下来”。

与赵芝卫一样常常需要夜间工作的,还有负责5G传输的赵思煜。由于光缆埋在地下,他常常需要打开排水井作业,甚至下到井里,往往作业结束时已成了“泥人”。对他来说,凌晨才开始工作也是家常便饭——这是因为,割接作业需短时间断掉光缆,而此举会影响居民上网,他便自愿把工作安排在深夜,“有时干完活抬起头,发现天都亮了。”

作为团队里唯一的女性,陈伊琳干的也是跟管道传输有关的活,不过更多在于施工环节中管线布设的协调。虽然是干工程的“女汉子”,但女性的细心、耐心,却帮助她成了“协调好手”。一次,她在潮南一工地现场跟进建设进度时发现,管线并没有安排在原定预留位置,完全没法建设。为此,她连续跑了5次,开了无数次会,一次又一次核实,最终为5G管线争取到了一席之地。

文:杨可 

通讯员 周秋敏

版权声明:未经许可禁止以任何形式转载